战火之奕淳

 公司动态     |      2020-06-03 01:03

  文章会有原剧情节,也有改编的,第一次发文,如有不好请多见谅。(楼主是学生)

  女主:圭由淳子,圭由彦西的女儿(在12岁那年被掉包,真正的淳子已死),之前一直在日本生活,17岁被父亲接到中国。外表天真无邪单纯善良,其实心狠手辣。谁能想到这样一个柔弱女子竟是身怀绝技,亦邪亦正。真实身份是中国人

  男主:圭由诚一(张奕坤),圭由彦西养子。性格重情重义,心中是忠诚大过天,做事一板一眼。

  火车站门口,一位身穿粉红色公主裙的女生在来回踱步,像是在等什么人一样。门口对面一辆黑色轿车上下来一个男子,一身黑色使他看起来冷酷无比,黑色的墨镜从他脸上摘下,冷峻的眼睛在他看向如花一般的女子时有了一丝温柔。“诚一哥哥”女子喊道,“我在这。”高兴的挥手大喊,连忙跑过去双臂张开抱住诚一,“诚一哥哥,我好想你”女子开心的说道。诚一说“淳儿,我也想你(很小声)”“嗯?诚一哥哥你说什么。”“没什么,父亲在车上等你呢。”“哦(淳儿觉得父亲来不来也无所谓)”

  圭由彦西说“淳子啊,几年不见又变漂亮了。”淳儿心想还漂亮呢,你根本都不知道自己的女儿长什么样吧。“是父亲的基因好。”“哈哈,淳子,以前父亲工作忙没时间照顾你,现在可以弥补了。”“只要能陪在父亲身边我就很满足了。”“乖~”圭由彦西欣慰的拍了拍淳儿的肩。

  回到家后,圭由彦西去了书房,淳儿粘着诚一叽叽喳喳说个不停,诚一笑着听她说。到了晚上吃饭时,圭由彦西说“淳子你要不要学音乐呀,我听说有个学校教的音乐还不错,要不要明天去看看?”“好啊,我挺喜欢音乐的。”“嗯,诚一啊,明天你带淳子去吧。”“是,父亲。”晚饭过后,回房休息,淳儿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,想着接下来该干什么。

  第二天诚一带着淳儿去了学校,校长和几位老师亲自迎接,淳儿一眼就认出了金蔓,不过现在不是相认得时候。淳儿给诚一哥哥说不想在学校里学习能请一个老师去家里教她吗?诚一说当然可以。随后金蔓当了淳儿的音乐老师。在钢琴教室里,只有金蔓和淳儿,淳儿说“蔓蔓姐,你怎么到这当老师了?”“这事说来话长,你呢,怎么来中国了?”“父亲接我来的,以后我都住在中国了”“太好了,以后我们可以经常见面了。”“嗯嗯(淳儿心想‘我们以后当然会经常见面啦,你可是我讨厌的人’)”

  几天后,金蔓住进圭由家,表面上是淳儿的音乐老师其实她有更重要的任务。晚饭时,圭由彦西说“金蔓老师,欢迎你的到来。”“谢谢大佐”

  晚饭过后,各自回房。淳儿去找诚一说“诚一哥哥,金蔓老师有点奇怪唉”“怎么了?”“之前我见过她,那时她还是医院的护士,怎么现在是音乐老师了,而且我问她的时候她含糊的说不清楚。”“看来得查一下她的底”“诚一哥哥,你知道锄奸小分队吗?”“知道,那是几个年轻人联合抗日的。”“都有谁啊?”“欧天泽,余文墨,钟义,安晓烨,林白。他们几个人都挺厉害的,哎,你怎么会问他们呢?”

  “我听金蔓老师说的”诚一越来越觉得金蔓不简单了。看到诚一对金蔓已经起疑,淳儿知道自己的目的达到了。

  几天后,在酒吧里,金蔓给他们说圭由彦西有一个女儿名叫圭由淳子,刚来中国,我之前在日本见过她,单纯善良追求和平,如果我们能把她拉过来,应该会增强我们的力量。欧天泽说“她是日本人,会帮我们吗?”“会的,圭由淳子特别讨厌圭由彦西而且很恨他,同时她向往我们中国的自由,所以我感觉她会为了和平帮助我们。”“好”

  之后金蔓介绍淳儿与他们认识,他们也都挺喜欢淳儿的,觉得她单纯可爱便对她放下戒心,以为她是真心想帮助他们,追求和平的,而且一个17岁的人能掀起什么波浪(谁知道就是这样一个17岁少女掀起了一波又一波的大海浪)。

  欧天泽说“过几天,南京会来一位特派员,我们要护他去重庆,千万不能让鬼子抢先带走特派员。”“是”几人同时道。

  回到家后,淳儿把南京要来一位特使的事故意透漏给了圭由彦西。之后若无其事的吃完饭去洗澡了,圭由彦西想着淳儿的话若有所思。随后叫来了诚一,说“这两天你派几个人守着火车站,只要是从南京来的严格盘问。”“是”“另外还要看紧淳子,这个消息是她告诉我的,一个小女生怎么会知道这么重要的消息?查查她与哪些人接触过”“淳儿她”“照我说的办”圭由彦西打断了诚一的话。房外,淳儿心想‘圭由彦西,这就开始怀疑我了,好戏才刚刚上演。’笑了一下就离开了。

  晚上淳儿去找诚一说“诚一哥哥,我都来这好几天了,闷死了,明天你带我出去玩好不好?”诚一看着淳儿天真无邪的笑脸怎么也不忍拒绝,“好。”“嘿嘿,诚一哥哥最好了,淳儿最喜欢诚一哥哥了”说完亲了一口诚一就蹦跶着走了,诚一震惊的好一会才回过神,淳儿怎么~~~~

  大街上,淳儿挽着诚一的胳膊,欢快的蹦跶着,对一切东西都非常好奇,拉着诚一看看这看看那。有一个摊子挂着一块心形玉佩,淳儿立马跑过去双手捧着拿给诚一看说“好漂亮啊,诚一哥哥你快看”“是挺漂亮”“这位先生,既然你妻子这么喜欢就买给她吧,看两位这么般配给你们价钱要低一点”诚一刚想解释就被淳儿抢话“好的,我们买了”说完看向诚一,诚一只好拿钱。付完钱后,淳儿说“诚一哥哥,连那位就见了我们一面的人都说我们般配,我感觉我们真的特别般配,而且你看这个心形玉佩就好像你的心,它是属于我的,对不对,诚一哥哥”“淳儿,我”“对不对嘛,诚一哥哥,诚一哥哥”“~~~~”“诚一哥哥你快帮我带上,这就代表你把你的心交给我了,我会好好保护它的,快帮我带上啊”淳儿把玉佩举到诚一面前,诚一耐不过淳儿只好接过给她带上。淳儿开心的跳了起来,挽着诚一说“诚一哥哥以后你就是我的了,等我长大了你一定要娶我啊”。诚一心想,淳儿,我们之间有可能吗?有太多的事无法解决,我是杀手我的任务就是完成命令,我能活到什么时候都是未知数,你是那么的美好,我会一直保护你,直到遇到那个能真正给你幸福的人。

  逛着逛着,一个男人个跑过来在诚一旁边说“诚一先生,在火车站发现一名从南京来的可疑人员”“走,去看看,淳儿我”“诚一哥哥你有事快去忙吧,我逛一会就回家”“嗯,淳儿注意安全”说完诚一带着几个人跑去火车站。

  淳儿在后面偷偷跟着他们,来到火车站正好与欧天泽几人相碰,余老二一把拉住南京特派员跑开,诚一想追但被欧天泽挡住,诚一抬手一挥想把欧撂倒,刹那间淳儿冲出来在后面抱住诚一,哭喊着“诚一哥哥,我怕~”“淳儿你怎么来了,别怕别怕”

  转身安抚淳儿,淳儿说“诚一哥哥我怕你有危险”“淳儿”在他们说话间欧天泽等人火速撤离,等诚一转过神来已经看不到他们的身影。淳儿还在一直哭,诚一以为刚才吓到她了,所以带淳儿回家了。但诚一没看到在欧天泽他们逃跑时淳儿脸上出现了一抹微笑。

  几天后诚一收到消息,有人在一家旅馆看见可疑人员,诚一带着一帮人冲进旅馆,果然发现了特派员和余老二。诚一和余老二交了手,欧天泽几人赶到时,余老二正处于下风,余老二看见他们几个来了说“哥几个来的太及时了,我们合伙把这家伙拿下”顿时间火光四射,两帮人展开了激烈的枪战。诚一的手下已无一人,对方还依然存在,诚一的子弹也所剩无几,他冲出去与对方开始了武功的较量,虽然他很厉害但一人难敌五人所以被制服了,就在这时淳儿赶来,拿着枪朝他们的脚下开了几枪,趁着混乱之际带着诚一逃跑了。余老二生气的说“奶奶的,让他跑了,不是,这淳儿到底在干嘛?竟然帮他”欧天泽说“淳儿已经手下留情了,刚才如果她对准我们我们一个也逃不了。她也不能做的太明显,圭由诚一会起疑的。”

  安晓烨说“我们现在先带着特派员转移到安全的地方去吧,谁知道圭由诚一还会不会再来”钟义说“嗯,快走吧”

  逃离旅馆后,淳儿发现诚一肩膀受伤了,鲜血直流,诚一却说“没关系,一会就好了”诚一哥哥就是这样,永远不知道关心自己。淳儿说“不行,诚一哥哥,受伤就要治疗,否则会更严重的,走去医院”“淳儿,不用了,你为什么会出现在哪里啊?”“我,不行不告诉你,你去医院我就告诉你,诚一哥哥去医院吧,我不希望你受伤,我看着好难过”说着就要哭了,“好”

  在医院简单包扎过后淳儿说“我是听父亲说的,父亲和一个人说什么不必去旅馆支援,让他自己解决,然后那个人就说诚一先生什么的我没听清,我担心你出事,诚一哥哥我”“淳儿你知不知道这样做很危险,当时情况这么混乱,万一发生什么意外”“诚一哥哥,我没想这么多,我只是不想你出事,呜呜~”“淳儿”一把揽过淳儿。“诚一哥哥,我有想找父亲帮忙的,但是他那时候说的不让任何人去支援,我怕和他说他在不让我出来找你,所以我才自己偷偷跑来的”“淳儿,你以后不能在这样了,(我不会让自己受伤的,就算为了你)”“嗯嗯,诚一哥哥,就算父亲不保护你,我也会永远保护你的(我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你)”“父亲真这样说吗?”“诚一哥哥,父亲说的肯定是气话,他不会真的不管你的,虽然你不是父亲的亲生儿子,但是这十几年你都特别尊敬孝顺父亲,这些感情是去不掉的。当年父亲从中国带你回去,就认定你是他儿子了。”“是吗”诚一像自嘲般低叹了一声。(淳儿的这些话表面上是帮诚一,实际上是提醒诚一你始终不是亲生的,而且你是中国人,圭由彦西会真的相信你保护你吗?)诚一跟着圭由彦西17年,深深地知道他生性残忍自私无比,绝不会为了一颗棋子耽误自己的。如果你对他没有作用了,他会有无数种方法毁了你。想到这,诚一不禁有些心凉,我到底还是一个棋子,父亲难道真想放弃我吗?

  回到家后,书房内:诚一跪在圭由彦西面前,目不斜视板直的一动不动,等圭由彦西喝了一口茶后说“诚一啊,自从来到中国,你的任务有完成的让我满意的吗?还是说你帮助那些中国人来对抗我。”“父亲,虽然我是中国人但是是您从小把我养大,我从小就告诉自己一辈子要效忠父亲,报答父亲,诚一绝不敢违抗父亲的命令。”“那你说说这几次任务你怎么完成的,不要告诉我那帮中国人太强大太厉害,你,圭由诚一,日本第一杀手,你对付不了他们吗?”“是诚一过于轻敌了”“哎~,诚一啊,你也不要怪父亲,父亲都是为了你”说着拿起一壶刚烧开的热水倒向诚一的肩膀,诚一不吭一声,淳儿冲进来一把打掉壶水,转向诚一哭着说“诚一哥哥你痛不痛啊,都怪我来晚了”诚一说“淳儿你先出去”“我不要,我要陪着你”圭由彦西说“淳子,你想干什么”淳儿听到圭由彦西的声音转身大声说“我就是不想诚一哥哥受伤,明明是你不让人去支援诚一哥哥的,现在任务没完成你就怪诚一哥哥,我还想问你想干什么呢。”诚一一把拉住淳儿说“淳儿别说了,你先出去”圭由彦西说“淳子,你连父亲都要顶撞吗,你眼里还有没有父亲”“没有,没有,为什么要有你,一个狠毒自私的人不配当我的父亲,你~不~配”‘啪’圭由彦西大手一挥淳儿当场趴到了地上,诚一去拉淳儿,圭由彦西气的手扶住胸口说不上话来。(淳儿内心想:靠,圭由彦西个小鬼子,下这么大劲,姑奶奶我的头都晕了,你给我等着。)然后淳儿在地上挣扎了好一会才勉强被诚一扶着站了起来,圭由彦西说“都给我出去”然后诚一扶着淳儿出去了,在走到门口时淳儿转脸露出了一个嘲笑的表情。去了淳儿房间,淳儿拿出医疗箱,让诚一脱掉衣服给他上药,诚一想推脱被淳儿拦住,伸手把诚一上衣脱掉,一看整个肩膀通红都破皮了,加上伤口发脓了,淳儿的眼泪不知不觉的落了下来,诚一说“淳儿,我不疼的你不用担心,倒是你,脸还疼吗?”说着抬手把淳儿脸上的泪轻轻的抹去,“诚一哥哥,你恨父亲吗”“父亲养我这么大我不能忘恩负义,我要报恩,要忠诚”“但是你知道父亲他其实是~”“其实是什么?”“没什么,诚一哥哥快上药吧”。淳儿心想看来现在还不能告诉诚一哥哥实情,以他现在对父亲的忠心,就算告诉他他也不一定相信。但总归诚一哥哥对圭由彦西的忠心有了一丁点的动摇了,等找到合适的时机在说吧。

  过了几天,诚一收到消息,南京特派员现在在一个铁皮厂里,诚一立马带了几个人去那,看到欧天泽他们,余老二说“来的正好,上次让你逃了这次可没机会了”说着上前与诚一对打,欧天泽几人他诚一带的人解决了,然后几人把诚一绑到屋里的一颗柱子上,欧天泽说“留着他的性命,会有用的”余老二觉得不解气把诚一打晕了,诚一的玉佩漏了出来,余老二感觉还不错就拿走了想着给他媳妇戴应该挺好看的。半夜,诚一醒来,偷偷的划开绳子,想去杀特派员,不小心惊醒了欧天泽,然后几个人都行了,诚一见状逃跑了。回到家后,圭由彦西对诚一拳打脚踢,打的诚一浑身是血,诚一也不敢动一动。圭由彦西说“是不是因为你们都是中国人所以你帮他们,我的话都不听了吗?”“父亲,不是”“别喊我父亲我不是你父亲,我没有你这样的孩子”说完有踹了诚一一脚,说“你真是**”说完扔给跪在地上的诚一一把枪说“你不是一直说忠诚于我吗,对着自己开一枪我就相信你”说完坐在沙发上,看着诚一。(门外的淳儿内心在翻白眼,枪里根本没有子弹好吗,这么试探诚一哥哥有意思吗,既然不相信试探个什么劲。不过,我知道诚一哥哥一定会开枪的,因为诚一哥哥对圭由彦西的忠心比天还高比石头还硬,哈哈,圭由彦西这可是你自己要自断臂膀的,失去了诚一哥哥你还能飞几天。诚一哥哥你挺住,过去这一关我们离自由就不远了。)诚一慢慢的拿过枪说“我不敢有二心,您的养育之恩诚一无法回报,如果这样您可以相信我,我愿意开枪”说完缓缓闭上眼睛,心想淳儿对不起以后不能保护你了,你要保重,要找到一个比我更爱你的人。诚一的手一按,枪没有声音,诚一睁开眼睛很奇怪,圭由彦西说“你的忠诚救了你。”然后就走了,剩下诚一自己在那里哭笑不得,不知该喜还是该悲,想着想着摸了一下脖子,玉佩呢,我的玉佩呢?诚一回想应该是余老二拿走了,想着一定要拿回来。

  第二天诚一找到余老二要他的玉佩,余老二不给,然后打了起来,场面激烈,淳儿赶到制止了这场战斗,淳儿跑到诚一身边上下检查了一边说“还好没受伤,诚一哥哥我们快走吧,刚才我看见欧天泽他们来了。”“嗯,走”余老二在后面说“奶奶的,有本事别跑”然后等了一会子也没见欧天泽等人来,余老二挠挠头说“诶,老欧他们咋还没来?”

  圭由彦西的书房内,圭由诚一说“大佐,有何吩咐?”“诚一啊,还在怪父亲啊,连父亲都不愿喊了吗?”“诚一不敢”圭由彦西拍着诚一的肩说“诚一啊,父亲当时说的是气话,你是我的儿子,我当然相信你了,这么多年你这么孝敬我,我是知道的”诚一热泪盈眶“父亲”圭由彦西说“这次父亲派给你一个任务,有探子汇报南京特派员在来风旅馆2002号房,你去杀了他”“是”诚一出去后,圭由彦西叫来柳副官,说“你带队跟着他,如果任务没完成就杀了他。”“是”

  来风旅馆内,诚一一心要杀掉特派员让父亲相信他,所以他招招狠毒有人挡道就拿枪打死,到了2002房间门口,几枪把门打烂冲了进去,门一开炸弹就爆了,诚一和他的两名手下躲过了炸弹,突然后面有人偷袭把那两个人杀了,只剩诚一一个人了,诚一一看,欧天泽他们五个人站成一排看着他,诚一也不怕,单枪匹马与五个人过招,即使对方是五个人诚一也不占下风,一会过后,诚一始终打不过五个人,被余老二一脚踢倒,这是淳儿到来,飞扑到诚一身上,挡住了余老二和钟义的双腿连踢,“啊”淳儿疼得叫了一声,诚一立马抬腿抵回,双方都往后各退几步,诚一抱着淳儿说“淳儿怎么样,疼不疼,你怎么这么傻,你过来干什么?”“诚一哥哥,我没事”然后柳副官带了一队人上来,诚一以为来帮手了,说“给我杀”谁知柳副官等人把枪口对准诚一开枪,淳儿见状立马护住诚一,砰砰几声,子弹进了淳儿的身体里,“淳儿”诚一与欧天泽几人一同喊道,淳儿说“诚一哥哥,我会保护你的,你快走”“淳儿”欧天泽几人与柳副官他们进行了枪战,安晓烨拉住抱着淳儿的诚一说“快走”诚一却不相信晓烨,安晓烨说“再不走淳儿就没命了,我们认识淳儿不会害她的,快跟我走”拉着诚一逃离开这烟销迷离的混乱之地。医院里,手术中的等还在亮着,安晓烨拿着一块玉佩说“圭由诚一,这是你的吧”诚一一把抢过来说“怎么在你这?”“你都不记得了吗,这是张家的传家之宝”“张家?”“对,你看”安晓烨拿出一份早年的报纸给诚一看,诚一接过,报纸上写着‘张家一夜之间全死于日本的枪口下,唯一性存的三岁小儿子被日本军官虏走’。诚一一看照片上那个日本军官正是圭由彦西,而他抱着的小孩身上戴的玉佩和诚一的一模一样。诚一说“这是什么意思”晓烨说“你还不明白吗,圭由彦西杀了你的父母,带你去日本培养成杀手就是为了让中国人自相残杀。”“我不相信”“你的本命叫张奕坤,在三岁那年你全家都被圭由彦西杀死,只留你一个活口,”“不要说了,我不信”“你”晓烨还想说什么那个手术中的灯久灭了,出来一位医生,诚一赶紧跑过去“医生,淳儿怎么样?”医生说“救过来了,但是病人的身体还是很虚,要好好照顾好她。”“谢谢医生”“不客气”随后淳儿被转到普通病房,诚一进来后看到淳儿躺在病床上,眼泪就不自觉的落了下来,淳儿都怪我没保护好你,都怪我。淳儿慢慢的睁开眼睛,看到诚一坐在旁边握住我的手哭,淳儿动了一下说“诚一哥哥,你没事吧”诚一激动的说“我没事,我没事,淳儿你终于醒了,你说你怎么这么傻呢,为什么要替我当子弹,你要出了事我怎么办”“诚一哥哥,不要哭了,我没事,我还等着你娶我呢,怎么会这么早就倒下呢,”说完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。“淳儿,我”(淳儿,我不知道能不能给你幸福,但我会永远守护你)余老二他们进来了说“淳儿没事了吧”淳儿说“余二哥,我好多了”晓烨说“淳儿要多多休息,要不要喝粥啊,我买了一点”“好啊,谢谢晓烨哥”然后他们几个人出去了,房内只剩诚一和淳儿,一片沉默~~~~~~淳儿忍不住了说“诚一哥哥,你怎么不问我怎么和他们认识的?”“你要是想说还用我问吗”“嗯~诚一哥哥,我说我说,你不要板着脸嘛,”之后淳儿就把怎么认识的他们告诉了诚一,还和诚一说了上次没说完的话,就是圭由彦西是杀害诚一哥哥父母的凶手。然后又添油加醋的说了很多圭由彦西的坏事,诚一心如刀绞,养父竟是杀害亲生父母的凶手,这让他如何接受,原来每晚的噩梦就是童年所遭受的阴暗。诚一痛哭,淳儿抱住他说“诚一哥哥,你还有我呢,我会永远爱你,直到生命的最后一秒。”

  这几天淳儿在诚一的精心照顾下恢复的很快,诚一也决定加入锄奸小分队了,欧天泽说“有了诚一的加入我们锄奸分队简直是如虎添翼,哈哈”晓烨说“什么诚一,应该是奕坤,张奕坤”“哎对对对,奕坤奕坤”哈哈哈哈几个人同时笑。

  欧天泽去了金蔓的住处,果然发现了她。欧天泽说“金蔓,你这几天怎么都不见人影了”“我被人打晕后关在了一个小木屋里,直到刚才才被人送回。”“你被人打晕了?”之后欧天泽把这几天发生的事告诉了金蔓,金蔓说“怎么可能,我怎么可能帮日本人,天泽你要相信我,我没这么做过”“金蔓,我当然相信你了,要不然也不会来找你”“可是淳儿为什么会这样说呢,之前她对我很好的,会不会她才是”“有可能,毕竟她是日本人,而且圭由彦西是她的父亲,就算她再怎么恨他也不会帮我们对付她的父亲的,诶对了,上次你说淳儿特别恨圭由彦西是为什么?”“就是在淳儿12岁那年圭由彦西当着她的面亲手杀了她的母亲,所以淳儿对他恨之入骨,这也是我在日本的时候收集到的消息。”(解释一下,12岁的真的淳儿因为害怕圭由彦西会杀她逃了出去,遇到了现在的假淳儿,现在的假淳儿本是一个被父母卖给人贩子的苦命孩子,在经历了这么多的来回后,懂得了怎么保护自己,所以在真的淳儿病死后代替她进入了圭由家。)欧天泽沉思了一会说“圭由淳子绝对不会是我们看到的这么简单,你想想,她可以在圭由家生活十几年还没有任何损失,圭由彦西杀了她母亲难道不会杀她吗?就算她恨圭由彦西她也不会帮中国人打她的国家吧。”“我好像引狼入室了”金蔓愤愤地说。“我们现在就去富贵酒楼。”欧天泽说。

  富贵酒楼里的其中一个包厢内,所有人围成一圈,余老二受不了这诡异的气氛,先开口“今天天气不错啊”安晓烨瞄了他一眼。欧天泽说“淳儿你能解释一下那时候我们告诉你南京特派员要来之后,日本人立马就也知道了这个消息,我查过了,日本人获得消息的同时金蔓并没有接触过他们,更别说给他们报信了,而你却一直在圭由彦西身边。”淳儿说“嗯~好像我和父亲说过吧,”淳儿一副不知道发什么事的样,还在努力回想,“嗯,对,就是我和父亲说的”淳儿一拍桌子,“那时候我以为南京特派员是父亲传出的幌子,怎么了?你们该不是怀疑我吧,我只是问父亲知不知道南京特派员要来上海,然后他说不知道,我就没说别的了,我还偷偷高兴父亲不知道这事,我就可以瞒着他做一件有意义的事情了。你们现在是在怨我吗?当初是你们让我加入你们的,现在又来怀疑我,要是不相信我还告诉我特派员的事干什么”说完头一转,和小孩子闹脾气一样,不知道现在是在谈论很严肃的事情吗?金蔓说“淳儿,不是说不相信你,只是”奕坤说“当时圭由彦西让我监视淳儿,说她有可疑,这就说明淳儿不是圭由彦西那面的,而且我了解淳儿的为人,她绝对不是间谍”淳儿红着眼眶说“诚一哥哥,我就知道你是相信我的”然后看着金蔓说“金蔓姐,是你让我加入锄奸小分队的,因为我恨圭由彦西所以你们想拉拢我,现在我加入了为什么要怀疑我呀,我好像也帮助过锄奸分队吧。你前几天干什么去了?”金蔓说“我被人绑架了”淳儿故意惊讶的说“绑架?金蔓姐你没事吧,是谁要绑架你啊,幸亏你没受伤”说完一脸想替金蔓出气的样。余老二忍不住了说“老欧,你知不知道是谁要绑架金蔓的”老欧说“不知道”其实欧天泽也心生有疑,就如淳儿所说,被绑架了金蔓竟然毫发无损,而且金蔓也没有过多的想要查出是谁,难道~? 过了一会 金蔓说“现在奕坤也加入了我们锄奸分队,我们以后的力量会更强大的。”

  随后,各自分散。因为诚一和淳儿没有住处,余老二家又大,所以余老二热情的邀请他们去他家住,之后淳儿成了许文静的小跟班,因为淳儿喜欢文静,性格大气,漂亮霸气。

  大家都认为淳儿那么单纯善良,天线岁,就像一个小妹妹,所以大家也都一直没对淳儿有所防备。

  淳儿也没有因为那天的事讨厌他们,就好像那天的事没发生过一样,还和他们一起打打闹闹,一起玩耍。

  某郊外空地,圭由彦西和柳副官两人对面是诚一和淳儿。圭由彦西说“诚一啊,我从来没想过有一天我们会是这样”诚一说“我也没有想过,但是你是杀我亲生父母的凶手”圭由彦西没有说话只是看向淳儿。淳儿不知所措,诚一拦住淳儿的肩膀,像是给她力量支撑她。淳儿说“父亲,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,当你杀我母亲时就注定了我们会是敌人,反正你和我之间也没有感情,我不会再帮你了。”说完转过身去,留下了一滴眼泪。(其实淳儿就是做做样子给诚一看的)柳副官上前说“淳子小姐,大佐这几年”“你闭嘴”淳儿捂住耳朵大声说。之后诚一拿出枪毙了他。圭由彦西慌了,他没想到诚一会杀柳副官,不是淳子来信让他们约诚一来这的吗,淳子说只要把诚一约过来好好和他说,诚一还是我们这边的。就在圭由彦西回想之时,诚一已经把枪对准了他。圭由彦西说“淳子,这”淳儿立马打断他说“圭由彦西,你今天逃不过这一劫的,你还是投降吧”说着走向圭由彦西面前,背对着诚一,淳儿用唇形告诉圭由彦西‘用我威胁他’圭由彦西立马把淳儿拉过来用枪对着淳儿的头,诚一紧张的喊了一声淳儿,而淳儿则是一副悲伤的表情。

  圭由彦西说“我不会伤害淳子的,你放我走”诚一说“好”。之后圭由彦西和淳儿撤到安全地方,诚一没有跟来。圭由彦西说“淳子,这到底怎么回事,你不是说诚一还是对我一片忠心吗,怎么把柳副官杀了?”淳儿笑着说“圭由彦西,告诉你个秘密吧,其实我不是你女儿,早在5年前你女儿就病死了,而我是一个中国人”圭由彦西惊呆了,瞪大眼睛张大嘴说“怎么可能?啊”淳儿用匕首一刀致命,说“淳子,我帮你报仇了。”圭由彦西缓缓躺下,他怎么也想不到日本最高指挥官如今是这下场,报应啊,美菱(圭由彦西妻子),我要下来找你了,当年我真的没有办法,你不要怪我好不好~。(当年圭由彦西还是一个副官,人微言轻,知道自己的妻子被上级强奸了也不敢怎样,他恨,每晚借酒消愁,终有一晚,他再也受不了了,杀了他的上级,回到家后,英雄联盟首页app发现妻子躺在地上,原来妻子也日日流泪,消瘦了许多,她觉得对不起圭由彦西,喝药自尽,还剩最后一口气说“彦西,我对不起你,你不要怪我好不好”圭由彦西哭着说“我从来没有怪过你,我是恨我保护不了自己的女人”美菱说“彦西,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,杀了我,我想死在你手上,也让我好受点”“不,不”“彦西,答应我好吗,就算是为了我,好吗”圭由彦西颤颤抖抖的说“好”杀了美菱,这一幕正好被真淳子看到了。)淳儿看着圭由彦西闭上了眼睛,说“你和淳子很像,在一件事面前都很坚毅,淳子死前说了一句她爱你们,但也恨你。”

  医生出来说“病人现在急需用血,你们谁”还没等医生说完淳儿就说“我我我,我和诚一哥哥的血型一样”医生说“跟我来”。

  手术结束后,医生告诉大家说“如果24小时之内醒不来,那就永远都醒不过来了。 ”淳儿当场哭的稀里哗啦,声音惊天动地。

  淳儿走到诚一床边,小心翼翼的摸了一下诚一的脸,然后握住他的手,跪下说“诚一哥哥,对不起,都是我的错,是我不好,你快点醒过来好不好,你睁开眼睛看看我好不好,呜呜呜呜呜呜呜”。

  猛然一下,奕坤睁开眼睛,淳儿睁大了双眼,什么话都说不出来,淳儿慌了,心想‘怎么办,我该怎么办’。正在淳儿心慌时奕坤笑着说“淳儿”淳儿听到诚一哥哥喊她,难道他忘了~

  “呼”淳儿提起的心也放了下来,破涕为笑说“诚一哥哥你终于醒了,淳儿都快担心死了,醒了就好”诚一哥哥温柔的揉了揉淳儿的头说“淳儿,不用担心的。我怎么会晕那, 他死了吗?”淳儿知道诚一说的是圭由彦西,然后一副难过的样子说“死了”。诚一拉过淳儿,把她拥入怀中,说“淳儿,我会永远站在你这边的。”淳儿心想(当你知道真相的那天还会站在我这边吗?)淳儿低下了头,诚一以为淳儿还在为圭由彦西的死难过呢,紧紧的抱着淳儿。